深圳玖都装饰公司欢迎您!

甬黔延情,罗阿姐四千里消费扶贫公益路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4-28 16:19

2019年8月,宁波人物就曾采写了罗群星罗阿姐的故事《宁波“阿姐” | 于平凡中见惊喜,在风波中见定力》。

这是一个连接着宁波城和延边州、黔西南州,汉族和朝鲜族、布依族、苗族合作帮扶、携手同行的脱贫致富路的故事。

在交谈中,罗群星解释了一个对我们而言全新的观念——消费扶贫。这便是她目前正在做的事情,缘起延边,基于宁波,牵手黔西南,两端连着欠发达地区的生态健康源头产品,中心连着宁波百姓的广阔市场需求。

“勿以善小而不为”,这是她在交谈中数次提到的一句话。原本就时常从事公益、热心肠的她,做了这样一件事情,似乎也不让人感到意外。

在延边的两个多月来,罗群星好像一下坐上时光机,到了另一个时空,变成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从下飞机到拿营业执照,罗群星只花了七天的时间,而从拿营业执照到“延甬一家亲”消费扶贫产品中心开业也刚好只用了七天。而在此之前,这一切都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罗群星谈起在延边州政府大楼会议室对接,在宁波驻延边挂职干部每月例会之际,向各位领导汇报此行计划之时,“想想都不得不敬佩自己的勇气和魄力。”她说道。

原本只是想用两周时间来一次延边之旅,没想到从普通旅行到安营扎寨做“消费扶贫公益项目”,一气呵成,连停顿考虑的时间都没有留给自己。

延边地处祖国东北边陲、中俄朝三国交界,是我国唯一的朝鲜族自治州,有着独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和自然风光,但由于各种原因,资源优势没法转化成发展优势。

自2017年始,中央确定宁波对口帮扶延边以来,两地在文化和旅游方面始终以最高站位推进扶贫协作。宁波视帮扶为己任,尽所能投入,实现了产业、教育、医疗、商贸和人才交流等多点开发。至今,宁波已有大批各行业的技术骨干驻守于延边。

如何寻找一条政策与市场结合的扶贫之路,这是罗群星了解到一线驻村干部困难重重的扶贫之路后所想做的事情。好在这之前,罗群星曾做过农产品进口生意,算得上是九十年代农产品的第一批国际买手,所以对于如何为优质农产品创造一个“需求市场”,她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和经验之谈。

所以在当罗群星马不停蹄走过延边的8个县市后,发现每个县市都有自己的产品展览馆,却没有一个综合性的延边产品展览馆,“如果想要了解延边不同县市的产品,就要奔波于不同的地方,太费力费时了。”

就是源于这样的想法,一个覆盖延边各个县市产品的综合产品展览馆——延甬一家亲综合消费扶贫产品展览中心,在罗群星一手操作下快速诞生。这个过程可不是如今谈起来的这般轻松,找场地、谈租金、找当地的合作者,对于一个初来乍到的游客来说真是一个考验。虽然得到很多挂职干部的帮助和指导,但是所有的责任和执行全部依靠罗群星自己的判断和努力。

“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让从宁波来延边的游客也好、干部也罢,在最短时间内,可以了解延边的特色风情、特色产品,你在这里可以直接采购,也可以把这边作为一个产品信息中心,直接对接到所有八个县市的供应商……”罗群星娓娓道来,但我们可以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激情澎湃的公益情怀。

她从来没有以一个商人的身份去做这件事,所以很快得到的不仅是宁波驻8个县市的干部支持,还有当地扶贫办和商务局领导的支持,在他们的大力帮助和推动下,每个县市的特色产品都飞速汇聚,人参、灵芝、大米、桑黄、蒲公茶、木耳、蓝莓酒、煎饼,还有延边州残疾人联合会旗下孵化园的各种艺术品……

但想打造一个综合性的产品展览馆,所得到的产品还远远不够,罗群星决定先留在延边把事情干好。也许老天觉得让她单纯打造延边州的一个产品展示中心,责任还不够重,使命还不够强,于是在鄞州区一批考察延边领导团队的盛情邀请下,她又义无反顾地回到宁波,参与山丘市集全国第一个“消费扶贫一条街”的打造。匆匆从延边回到宁波,还没时间休整,因为宁波缺一个“黔西南综合馆”,于是她响应政府号召又赶往位于中国大西南的贵州——宁波对口帮扶地区的“黔西南州”,好在有了延边州一个多月的经验和经历,她在当地扶贫干部的帮助和对接到的当地供应商朋友的陪同下,再一次马不停蹄地跑了四个县市,穿梭在路比大楼还要高的盘山高速路上,那段时间,她白天风尘仆仆到处跑,晚上还要整理资料,几乎没有停歇。

在被很多人怀疑和否定的情况下,经过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筹备,一边设计一边装修,一边策划一边组织货源,在2019年10月17日全国扶贫日的当天,甬爱延边州馆和甬爱黔西南州馆作为山丘市集的重要组成部分,盛大开幕。2020年3月14日,作为“甬爱馆”和“中国宁波山丘市集党支部”的负责人罗群星受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的肯定和鼓励。

这一切仅仅是在5个月里完成的,旁人无法想象罗群星的工作内容有多少?工作强度有多大?但眼前的罗阿姐依旧一脸淡然,保持她的谈笑风生。

看着宁波“甬爱馆”里琳琅满目的产品,目前已有300多种,每个产品罗群星都了然于心。产地哪里、功能怎么样、味道好不好、适合谁食用、是否符合宁波人的口味、产品质量如何……馆内绝大多数产品都是她亲自去尝试过再确定能否进货和如何去推广销售的。对一些没有机会亲自品尝的目标产品,她会通过多个渠道去了解供应商的负责人背景,不管是通过官方渠道或者私人渠道,因为她坚信一个产品必须相信产品的“制造者”,信任农产品就得了解种植者,一个人品格过硬,他的产品才会靠得住。

罗群星笑谈她好歹是浙江农业大学毕业的,虽然学的不是种植,但是学习农业经济的人,相比较其他非农从业者,自然更懂农产品的自然生长规律和特性。

除了寻求产品的味道、品质以外,罗群星的选择标准还附加了它们背后的故事,这也是值得消费者去感受和体味的。

听罗群星细细道来,你会发现甬爱馆里很多产品都是来自残疾人相关的企业。她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在同类同等产品当中,一定以残疾人优先,哪怕残疾人的价格稍稍贵一些。“因为因残致贫是更客观的,残疾人比普通人生活的会难更多。”

在延边考察时,宁波驻龙井的挂职干部汤市长曾带他们参观了一家做核桃手工艺的残疾人福利企业。“考察的其他几家我没有记得太清楚,唯独这一家比较特别,是在一栋居民楼里,而且企业很小。”

罗群星回忆着当初的情景,在一楼不大的房间内,坐着几个工人,他们正认真地做着手上的活,对外人的造访也不曾分心,满屋子整齐地摆放着各种成品、半成品。这是用一种长白山当地的核桃壳所拼接镶嵌所制成的工艺品,先将核桃切割成小块后,再通过工人手工将核桃拼接成各种形态。

汤市长向他们说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的道理我们都懂,宁波也有帮扶基金,我们可以帮他们造厂房、买设备,这个是很容易解决,但工艺品的销路却比较困难。一旦帮助他们规模做大,生产量起来了,销售渠道没有,这对于他们来说就会更难了。”这是摆在贫困户和扶贫干部目前很现实的困状。

“他们即使身体上有缺陷,但依旧努力地活着,我看到一个脑瘫患者,他说话都说不大清楚,手指也不太灵活,当看到他颤巍着双手将核桃一块一块地拼接起来,做成了一个很漂亮的工艺品时,那种感觉直击我的内心,这也是为什么触动我一定要去做这一件事情。如果我能帮助他们销售出去,对他们来说不仅是一笔收入,也让他们相信自己是有价值的。”这让罗群星了解到了消费扶贫的真正意义,并且给受助者以尊严,这一点和她之前的理念非常契合。

在和龙,罗群星遇到一对种植大米的夫妻,丈夫的个子不到一米四,妻子还是个视力残疾人,不过两口子非常朴实,他们靠着自己种的300亩土地生活。对于两夫妻来说这是他们所有的希望,他们努力种植“希望”,试图成为一个能凭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的人。但是作为商业链的最底层,往往他们的“希望”并不值钱。有些地方的粮食收购者,会借水分、杂质等品质为由,一再压低农民出售稻谷的价格。即使大米在宁波的帮扶下,价格已经值钱许多,但农民拿到手的钱,依旧没有实质性的提高和改变。为了真正可以帮助到第一线的农民,罗群星愿意高出市场价格直接收购。

罗群星努力寻找消费扶贫的利益连接点,帮扶地区的群众需要产品有“可销售的渠道”,而市场上广大的消费者需要有“可保证品质的产品”。而宁波“甬爱馆”的创立正是为延边优质生态产品带来了新的“市场”。

“你们在做消费扶贫中有什么困难没有?”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考察甬爱消费扶贫馆时认真地问到。“困难真的有很多。”罗群星直言不讳,“主要是两端,一端是供应链,一端是销售渠道。”

从源头说起就不容易,消费扶贫,首先是扶贫其次才是“消费”,所以如何才能帮助到真正贫困的人?

虽然国家正在大力推行精准扶贫,可因各种因素导致还有许多贫困户没有得到帮助,“我要怎么样把真正的贫困户找到且又能嫁接上?还有一些有手艺却没想过可以以此为生的,那我又要如何去把他挖掘出来?这些都是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猪肉炖粉条和二人转、与零下30度的天气一样,是东北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那是在东北的某个农村,当地的第一书记正聊起他们村有五个建档贫困户的情况时。罗群星了解到,这个村庄的农民家家户户都会做粉条,且原汁原味。但因为纯手工制作,没有资质证书,导致他们无法售卖,即使有手艺却没办法有收益。

有一些贫困是先天的条件,难以改变,但还有一些贫困,是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寻求出路的。很多时候,贫穷未必是农民不努力,而是缺乏环境和氛围,他们没有机会尝过通过努力致富的机会,所以依旧保持着贫穷的状态。“我们帮助你们找销售,你们帮助他们找到一个有资质证书的厂家贴牌,以后每一年你们做的粉条都由我们来收购。”罗群星立马就跟第一书记说,作为一个普通人,她所能切实所做的是通过当地有关部门的帮助,为农民解决加工渠道和销售渠道的难点。“至少我能每年稳定地给一些家庭增加收入,也许就几千块钱,但对这个家庭来说是100%的额外收入。”

“这种难度很多人都是想象不到的,总觉得我们只是在卖产品而已。其实,我们在销售前端还要做大量的工作。”

其次是“消费”,如何将产品售卖出去,对罗群星来说也是一个难点,一个既不能在同行当中及别人太多,更想能够做到让双方百姓建立文化交流的消费扶贫型产品。

“欠发达地区产品有个特点就是产品有,商品不足,没有精细的包装,所以价格很苍白也没有销售条件。但做成精加工产品,这对于贫困地区来说可实施性非常小,前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

“其实也有人和我提过,将大米以礼盒装的形式出售,但是大米拿到手以后无非都是拆开包装倒进米桶。包装再好,华而不实,对于扶贫来说没必要,这也违背了我的初心,我宁愿把这些费用花在品质上。”

“对于你来说,你是希望花6块钱得到7块钱的产品,还是花10块钱得到7块钱的产品和3块钱的包装?”最后,罗群星把问题抛回给了我们。

很多人谈到扶贫,习惯于谈扶贫先扶志,这固然不错,但对很多贫困地区的贫困户来说,他们并不缺乏摆脱贫困的勇气,也不缺乏扶贫的政策,他们缺乏的是摆脱贫困的资源,可持续资源——真正的市场。有了真正的市场,他们就可以在特殊的地理环境下种植出希望。

目前除了延边的产品中心之外,甬爱馆在鄞州南部商务区的山丘市集拥有第一家旗舰店,罗群星也准备再建四家场馆,主要想扩大在宁波的影响力,象山、东部新城、海曙区鼓楼以及位于镇海的宁波植物园,甬爱馆不仅仅只是做对口帮扶延边州、黔西南州的农特产品,还在扩大山海协作,比如衢州丽水等地的特色产品,再加一个浙江大学对口帮扶的云南景东县的产品,罗群星作为一名浙大校友,除了行使宁波人的大爱之外,还承担着浙大学子的一份责任心。

【所谓的消费扶贫,会不会被人认为是打着扶贫的旗号赚钱?】这个略显尴尬的问题最终被问出。

“这个问题,我毫不避讳。我把消费扶贫做成公益型商业,所谓商业必须要有盈利的基础和模式,但盈利不是我的终极目的。我想通过自己的创新和努力把公益事业做得更广一些,更久一点,所以我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个生意做大做起来!”罗群星回答地倒是很直白。“我心中的消费扶贫,是牵着他们的手,陪伴他们去创造财富。这样既给了受助者尊严,又解决了贫困的问题。”

十五年前,作为一个有两个娃的单身辣妈,罗群星就曾表示自己有一个小小的愿望:等两个孩子大学毕业,给自己1到3年的时间,全身心投入去做公益事业。最初她是想去支教,直到后来遇到了“扶贫攻坚”。“消费扶贫”成了全党全国人民的一个公益大事业,也延续了罗群星那个“小小”的愿望。

“一开始,我想得特别简单,计划将过去养孩子的钱拿出来做公益就好了,但如今假如我花了50万的钱去这个公益商业,最后我又收获了30万,那意味着我明年可以做80万的公益了,这就是利人利己的事。而现在的我就是自己有一点收入也能帮助到更多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我想把‘甬爱馆的模式’推广给更多的人,把消费扶贫做持久的原因。”

不管以前在新西兰留学亦或回国发展,罗群星一直都有从事公益活动,不过那时,除了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以外,还需要工作,所以只能在忙碌的空隙中抽出一些时间。

曾有很多朋友问她为什么要这么辛苦,罗群星想的很透彻:“人活着总要做一些事情。”如今,孩子们都大学毕业且有很好的发展以后。于她而言,已完成了小家小我,她有余力去完成自己那个“小小”的愿望。

公益是需要有人做,但是往往又被忽略的,每个做公益的人都有一个所谓的公益情怀,对他人有利对自己无害的公益才能持久。对罗群星来说,如今的公益也不是“公益”,更是她想要付出一生的事业和慰藉。

穷是一种病,从前人们往往以为单靠钞票就能治愈。支助帮扶,送油送米送钞票,是从前人们对扶贫的理解。殊不知这病深入骨髓,钞票再多,也只能临时止痛。因为贫困户缺乏生存资源与技能,极容易导致返贫。所以,消费扶贫不是“直接送钱”,而是“买卖双赢”。

一个人做公益,是独善其身。能够带动周围的人一起做公益,就是兼济天下了。消费扶贫,普通人即满足了对于日常生活用品的需求,更可以为脱贫攻坚贡献微薄之力,何乐而不为。就像我们在一座房子里,房内原本只有一盏煤油灯。有一天,有一个人带来了一盏灯,灯亮了,煤油灯慢慢熄灭。有一天,灯灭了,有人想着灯的光明,有人重新点起了煤油灯。可当灯亮成为一种常态时,需要的就不仅仅是一个灯泡或是一盏煤油灯了。

罗群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贫困户播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她表示,未来还会去寻找更多扶贫产品,同时也呼吁普通人能把消费资源利用起来,共同践行消费扶贫。

相关新闻推荐

在线客服 : 电话:0755-82570609 邮箱: admin@huhtt.cn

地址:深圳龙岗区布澜路31号李朗珠宝园A2栋9楼

深圳玖都装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2月,是一家具备国家建筑装修装饰工程专业承包贰级资质的企业,业务涉及家装、别墅、会所、写字楼、商业空间等。公司目前分公司二十余家,扎根广东省,布局全国。玖都装饰致力成为中国...

Copyright ©深圳玖都装饰公司 版权所有